一起来了解空降兵某团新兵是如何跳伞的吧

来源:http://www.baidu.com/日期:2018-12-19 浏览:

一起来了解空降兵某团新兵是如何跳伞的吧

40年光影流转,见证40年发展历程,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6电影频道联合人民网文娱频道特别推出大型专题片《影响——改革开放40年的中国电影》(下称《影响》),共40集,11月19日起在电影频道和融媒体平台同步推出。

改革开放改变了无数电影人的命运,从恢复创作的第三代第四代导演,到横空出世的第五代,市场经济转型时期的第六代,再到新世纪随着中国电影市场崛起而层出不穷的跨界新人,时代造就了他们的机遇,电影成就了他们的梦想,他们的故事和作品就是40年改革开放最生动的传奇。

百余位电影人倾情讲述,从电影的视角看40年社会变迁。这一期我们邀请了张艺谋、唐国强、黄渤等著名影人代表,倾听他们的电影故事,感悟时代情怀。

张艺谋:没有这时代就没有我

我的所有从跨进校门开始,到做这一行,直到今天,整整40年是伴随它(改革开放)过来的。一扇大门慢慢的打开了,没有这时代就没有我。——张艺谋

高考往事

张艺谋:1971年我进了工厂以后,干的是纺织车间的辅助工,很辛苦,三班倒,那时候你21岁,正年轻嘛,所以你不甘心那种生活。总觉得要学点什么东西,我表哥爱照相,带着我去放了一些照片,就很迷恋,后来就开始学照相。1977年时候恢复高考,其实所有人都蠢蠢欲动。

我对电影一无所知,那时候对我来说就是能考上大学就行。而且1978年是我最后的机会,我知道它能改变我的命运。

你看那个高考牵动了千家万户的心,我认为它除了求知之外,它还寄托了一个人成才的理想。

我印象很深的就是收到录取的通知书,工厂全都传开了,因为出了一个很大的事,我们所有的老工人见我都是说艺谋放电影要学四年呢,他们认为我在学放电影,那个年代的人们不觉得拍电影可以作为终身的职业。

拍摄《黄土地》间隙,陈凯歌曾对张艺谋说,在咱们82届153个同学中,有一点属你最强烈——心比天高。拍摄完三部片子,张艺谋果然做了导演。这一次改变他命运的女神,是一部叫《红高粱》的小说。

导演之路

张艺谋:28岁才进电影学院,所以就完全不再像那些十七八岁的孩子还有点无忧无虑,我完全不是。这个大学能不能读完不知道,所以就特别特别努力,特别刻苦,给自己定很多标准。

做导演的念头早就有了,那时候主要是觉得很尴尬嘛,我比全校同学都大。老摄影师都是给我们这样讲:你们毕业以后分到电影厂,基本上要有十年到十五年,多年的媳妇才能熬成婆。我就觉着,那我毕业32岁,十五年以后四十多岁了我才掌机,那我太晚了。

为什么第五代作品大部分都是拍那种历史题材的,寻根的,乡土的,它是受到当年文学思潮最大的影响,当年文学界寻根热。所以第五代的作品在这个氛围下成长起来,它带有那个时代强烈的烙印。所以也很难说《红高粱》是不是终结,但是我认为所有人都是跟着时代一同走的,所谓与时俱进嘛。

拍摄成本仅60万元的《红高粱》,一举夺得1988年第3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这是中国电影第一次触摸到世界三大电影节的最高奖,在中国电影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那一年,张艺谋刚好38岁,与柏林电影节同龄,由此开始了其后30年的导演生涯,原著作者莫言33岁,摄影顾长卫31岁,主演姜文25岁,巩俐23岁。这群年轻人,用激情和才华创造了一个中国电影的奇迹,后来都成为了电影界的佼佼者。24年后,莫言成为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这也是电影与文学相互成就的时代传奇。

张艺谋:那个年代,因为我们这一批年轻人,所谓第五代,那时候听起来像个传奇一样,像个神话。有一段时间他们给我定义,就说得奖专业户,摄影也拿奖,导演也拿奖,演员也拿奖,就感觉逢奖必拿,到全世界各地,摘金夺银,第五代导演们都是风头正劲的时候。

2002年,随着我国加入,国家开始改革电影制片、发行及放映行业,实行院线制,中国电影步入商业化进程,但如何进行市场化运作,电影产业究竟为何物,业内尚处在一团迷雾当中,此时,张艺谋执导的《英雄》横空出世。

中国电影商业化的先行者

张艺谋:当时我们在面临中国电影产业的一个坎儿,我只是想拍一个武侠片,套了一个荆轲刺秦的故事写了好几年了,突然《卧虎藏龙》横空出世,一鸣惊人,我就想放弃了。后来安乐影业的老板江志强就劝我,你还是拍吧,这个故事也很有特点。拍的时候他就跟我说,你要不要张曼玉,要不要梁朝伟,要不要李连杰,让我都觉得很惊讶,我说可能嘛,原来是拍一个文艺片。所以就这样子,一步一步,变成一个大片。

后来《英雄》上映,最后两亿多票房,你知道是全国票房的四分之一,这是不得了的,今天如果是400亿的全国票房,它就是100亿,完全没想到,就这么爆,成了一个爆款。

其实人没有天才,谁是天才,是时代给了你这个机遇,时代给了你这个可能性。我们在这40年当中,我们进步,我们学习,我们历练自己,也看到整个国家,整个环境发生的大的变化。

所以如果说到40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时代。我认为今天的电影呈现了很多多元化,我们的市场,还有我们的创作队伍都是很多元的,包括新的年轻的电影工作者,他们是未来的生力军,就是这样子,我觉得这其实就是生活。

我们这一代人总有这样一种心情,就是不想浪费时间,就一直想马不停蹄,也就是说希望跟这个时代一直同步往下做,希望能有更多的好的作品。要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这时代就没有我。——张艺谋

唐国强

“角色在牵引着我不断地攀登艺术高峰。等到我进入中年了,面临危机了,你指望着靠脸蛋吃饭不行了,有一个诸葛亮能够引着往前走一下,后来来一个雍正,后来扮演主席,我每接受一个后来觉得大家还能留下印象的角色,都是充满了艰辛,充满了变数,大家都是觉得我不行。

而恰恰这些不行,才真正造就了我,逼着我必须要下功夫了,而且你下了功夫,你觉得自己要怎么样去靠近,这就是提高。更主要是角色带着你,你的所谓气场,就是你自己觉得你自己这种自信的程度,他会逐渐逐渐在你身上起一些变化。”

田壮壮

“那个时候只要有电影,就会千方百计把它看了。甚至都是外语片,可能看不懂、听不懂,也得去看了,有的东西是从影像上面对你的一种帮助,有的可能里面有细节、情节会对你的帮助。

我们还是觉得,电影总体来讲,还是分上中下,至少要分三成,这是最好的作品,中等作品、下等作品。可能大量阅读的都是中间层的,就是很少有人去反复阅读精品的东西,真正去感受精品里面的价值的东西是什么。所以我自己也会觉得,那个时候我们确实阅读量非常大。”

牛犇

“老百姓生活提高了,不自觉的提高了很多。作为文艺工作者,有时候应该坐下来真的想一想。我们付出得到底是什么,给人民带来多少精神食粮。个别演员片酬拿到上亿,我听了浑身起鸡皮疙瘩。可见,我们文艺界生活太快,因为我们生活、工作条件的改变,跟我们现在思想的改变,距离太大了。”

黄建新

“我们有时候会私下聊天,说作为艺术人生,我们是赚着了,这话怎么理解呢?就是第五代导演,经历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从开始计划经济到今天,是人类用了200年走的过程。我们活了好几代人要经历的事,所以赚了。

既然你经历的无限丰富,就给你提供了创作的无限丰富的可能性。我们学到了更多的东西,我们心胸变得更大,知识变得更丰富。电影永远都是一个继承关系,我们是站在了前一代、前两代人的肩膀上起步,人家为我们打好了基础,我们是受益者,我们今天也有责任,把我们的经验给新的一代,让他们站在我们肩膀上,让中国电影达到一个更高的高度,这本来也是改革的目的。就是一步一步向上走。”

黄渤

“高考考了两三年吧,广播学院也考过,中戏、军艺都考过,一般都是初试就下来,但是对自己还挺有信心的。你发现这个学校其实它真的是一个大海洋,并不是针对于你专业的特别局限性的东西,去了以后也听别的戏的课,我们进修的时候,那时候也是最努力的时候,交作业可以一个星期,我交七个小品作业,想的脑仁都疼,但是兴奋,那时候还有一些作业,也都留到学校档案馆了,那是挺大的一个荣誉。

我觉得表演,有的时候靠一点天赋,小聪明,有的时候能对付过去,但是语言是靠练的,它的节奏,它的表达能力,它的调子,语感等等,我觉得最起码,我又多了一个本事。然后就报了表演配音班。我觉得挺幸运的,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乐此不疲的沉浸在一个一个角色里面,觉得已经很满足了。”

王宝强

“拍完《天下无贼》之后,我带着片子回到老家,在我当年看《少林寺》的那个地方,放露天电影,整个村庄都堆满了人,老乡们围着问我,你跟刘德华怎么样,跟葛优怎么样,你这个戏怎么演的,你怎么演成这样,边看边聊。

也确确实实,从那之后,乡亲们有时候去外边做生意,一提到说你是哪的?河北哪个地方?王宝强是我们村的,大家都很高兴,觉得都很有光彩。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一切。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整个的精力和你的想法,和你的生活的处境,都有很多很难以扛过去的。我当时想,只要是坚持能在北京生活下去,我绝对不会走退路。”

友好提示:本文为人民网文化频道官方微信号“文艺星青年” ()出品,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合作!扫描二维码 关注“文艺星青年”

&;

让议会决定英国与欧洲的新关系,而不是完全由梅来左右,将重塑议会主权原则。

作者: 安纳托尔·凯勒茨基( ) 日期:2017-03-24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最近呼吁选民重新思考退出欧盟的选择,与3月份正式启动的退欧过程前的议会争论遥相呼应。这让人想起《皇帝的新衣》。尽管布莱尔现在已经不再是受欢迎的人物,但他的声音就像是安徒生童话中的那个小孩那样振聋发聩,足以戳穿谄媚之徒对首相梅的信誓旦旦—她对英国未来的豪赌明明是赤膊上阵,却被说成披着民主的华丽外衣。
布莱尔这番话很重要,其中一个证明是他的建议—重启英国退欧争论—引起了歇斯底里的反应。即使是理应反对退欧的媒体也是如此:“对一些人来说,这简直是振臂一呼—托尼·布莱尔要揭竿而起反对退欧了,” 如是说。
后公投时代的英国陷入了多数人暴政—供理性争论和激辩的“留欧”建议被人视为一场起义。一切质疑政府退欧政策的人都被扣上了“人民公敌”的帽子,他们的背叛将导致“街头流血”。
如何解释这一突如其来的偏执?毕竟,政治反对是民主起作用的必要条件—如果欧元怀疑派在输掉公投后仍然反对欧盟,没人会感到震惊,苏格兰民族主义者在2014年以十个百分点的劣势输掉公投后也在继续鼓吹独立。也没有人真的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反对者会停止示威,与他的支持者结成同盟。
英国退欧的不同之处在于,去年6月的公投用两种方式颠覆了英国的民主。首先,退欧的投票结果主要是受与欧洲无关的憎恨情绪的刺激。其次,英国政府利用这种对问题的困惑来营造其可以肆意妄为的权力。
公投前六个月,欧盟甚至不是潜在投票者常提及的英国所面临的十大最重要问题之一。移民确实位列最受关注之列,但布莱尔在其讲话中指出,反移民情绪主要是针对多文化移民,而这与欧盟没有什么关系。因此,退欧策略是打开对地区失衡、经济不平等、社会价值观和文化变迁这种种憎恨情绪的潘多拉魔盒。留欧阵营对此一败涂地,因为它集中于字面上的公投主题,衡量欧盟成员地位的成本与收益。
此次公投沦为一次主题模糊又无所不包的泄愤投票,这一事实解释了其第二个政治腐蚀性效应。由于退欧阵营成功地将多种不同的怨恨结合起来,梅现在可以宣称公投是一次没有限制(-)的授权。梅并没有就有争议的保守政策进行辩解,强调它们的优点—包括公司税削减、去监管、不受欢迎的基础设施项目、社会安全改革等—而是将这些政策描述成“成功退欧”的必要条件。任何持不同意见的人都被斥为蔑视普通选民的精英“牢骚客”()。
更糟糕的是,英国退出的显而易见的风险营造了一种围城心理。“成功退欧”成为国家存亡的大事,这使得即便是限制政府谈判选项的建议—比如议会投票保证已在英国居住的欧盟公民的权利—都被视为暗中破坏。
就像在战时,一切批评都是叛国。因此,主要反对党工党在议会所做的一切软化首相梅的强硬退欧计划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即便是相对没有争议的问题也无法成功,比如免签旅行、药物测试和科研经费。类似地,英国小反对党更加雄心勃勃的要求—举行第二次公投来决定最终退欧协议也没有获得多少支持,即使是坚定的亲欧派也是如此,他们因为针对顽固不化的留欧派的清洗氛围而噤若寒蝉。
上个月,伊万·罗杰斯爵士( )被迫辞去英国驻欧盟永久代表一职,因为他质疑梅的谈判方针。本周,他预测英国和欧洲之间将有一次“血腥、苦涩和扭曲的”分离。但这一情景并不是不可避免的。布莱尔给出了一个更有建设性的可能。新的重点不应该放在徒劳地试图改变梅的强硬谈判立场上,而应该放在重启关于英国与欧洲的关系的理性争论,以及说服公众相信这一争论具有民主合法性上。
这意味着挑战一个观念:全民共同永远比其他一切民主政治机制都重要。这也意味着说服选民公投的任务是在具体的时间,解决一个具体环境中的具体的问题。如果条件有所变化,或公投的问题有了不同的意义,应该允许选民改变主意。
重建对民主的合理理解的过程可以在几周内开始。催化剂是目前正在走议会流程的退欧立法修订。立法修订的目标是防止英国和欧盟的新关系生效,除非获得议会投票批准,允许英国继续保留欧盟成员资格的可能性。这一修订将使现状成为默认选择,如果政府不能用未来两年所谈成的新安排令议会满意的话。这将避开政府现在所提出的霍布森()选择:要么接受我们提供的一切,要么与欧盟决裂而形成任何一致的关系。
让议会决定英国与欧洲的新关系,而不是完全由梅来左右,将重塑议会主权原则。更重要的是,这将让关于欧盟成员资格的真正的关于成本与收益的争论合法化,有可能促成关于政府退欧计划的第二次全民公投。



本文由 授权《南风窗》独家刊发中文版,作者是龙洲经讯首席经济学家、联职主席,著有《资本主义4.0》。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