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第五次谈判代表

来源:http://www.baidu.com/日期:2018-12-16 浏览:

出席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第五次谈判代表会议的代

今年相继上映的军事题材电影《战狼》《百团大战》短时间内便收获高票房。大型国防教育片《真正男子汉》收视率飘红并受到持续热捧。随后,节目中一名名叫王金武的班长火了。短短一周之内,在百度进行搜索,“王金武”的搜索结果超过12万个。知名微信公众号“一号哨位”发表文章感叹

“在过去的十年里,军队宣传部门下大力气推出了那么多典型,都比不上一个王金武名气大”。这一说法当然难言客观准确,却也切中一个事实,信息时代的军事文化宣传,必须高度关注受众变化,自觉回应受众关切,要善于应用新媒体,进一步增强军事文化宣传的传播力。

军事文化有着表现手法灵活多样、情感渲染深刻动人、传播渠道多样等独特优势,作为一种根植于意识形态的文明传承和积淀,通过交流传播,讲好中国军队故事,能够在潜移默化中有效影响受众的心理、情感和意志,消除隔阂和误解,进而给予西方“妖魔化”中国军队的宣传以有力回击。

广大军事文化工作者必须时刻牢记军事文化姓“军”这一根本属性,创作的军事文化作品必须有兵味战味。这个兵味战味体现在哪里?不外乎两条:一个是我们的作品要说出战士的心里话,写出战士的真感情,让他们在冲锋陷阵时有无穷的力量,在军旅生活中有前进的动力。另一个是我们的军事文化工作者要扎根军营,与官兵实行“五同”。要始终牢记:军营是我们创作的沃土,战士是我们讴歌的主角。离开了军营和士兵,军事文化作品就没了兵味战味,甚至就会变味。

部队是非常讲究保密的单位,而《真正男子汉》这样的大型国防教育特别节目的播出必然是要直面部队的训练、装备等内容。节目的所有场景都是在真实的部队单位内拍摄,全程真实地将现代部队的面貌向观众一一展示,这也正是“真人、真情”吸人眼球的重要原因。而且节目中介绍了不少部队专用名词

“下连”“内务”等等,同时也还原了部队的一日生活,虽然这些并不是节目的主要内容,却在潜移默化中让每名观众都知道部队在干什么、是什么样。国防教育通过这样一种方式走入受众心里,不仅符合传播规律,更与当下潮流十分契合。

不可否认,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建设,军事文化宣传已经取得了较大的发展。但从传播内容的定位来看,当前军事文化的传播内容常常带有宣传味。事实上没有一种宣传品是不携带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的,但相较于其他宣传手段而言,军事文化更善于“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以“天下之至柔,驰骋于天下之至坚”。

然而,军事文化想要更好地发挥其宣传作用,必须首先解决受众能接受的问题。军人也来自普通大众,与普通大众有着深厚的审美渊源,所以我们的军事文化传播内容不能把目标受众仅仅限定在“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的标准,而要谋求以更通俗易懂的方式讲述军队故事,为什么《士兵突击》广受称赞,因为它来源于真实的生活,更“接地气”,让人民群众喜闻乐见。

军事文化传播在新媒体时代更要以扎实精彩的内容赢得主动权。当前涉及军事类的影视作品还多数以谍战和抗日为主线,但究其内容而言往往令人咂舌。“手撕鬼子”和“手榴弹炸飞机”等剧情的出现往往导致国产抗日剧无人问津。靠胡编乱造的情节和靠“颜值”的模式必然会被时代所淘汰。当然国产剧也有优秀的代表,如《潜伏》《亮剑》等作品。其展现出的人物形象有血有肉,情节环环相扣,精彩处动人心魄、感人处润物无声,传递了正能量,达到了军事文化传播的效果,而这些都是“内容为王”的真实体现。讲好故事无疑是最好的宣传方法之一。讲故事也有窍门,亲情、正义战胜邪恶、和谐是东西方社会普遍认可的价值观,容易被不同文化、不同信仰的受众接受。弘扬主旋律的军事文化,不能刻意迎合市场,导致变味甚至变质,不能将就了事,必须坚持“内容为王”打造精品。

这些年,国产主旋律影片一直在寻求突破,在操作上也越来越商业化。2009 年《建国大业》开创了主旋律电影的商业模式,2012 年《建党伟业》的票房成功意味着这一类型片模式基本定型。《建国大业》《建党伟业》,以“数星星”的方式获得了商业的成功。这两部影片也被视为是主旋律影片进行商业化探索的代表作。

去年底,红色经典题材《智取威虎山》被成功改编搬上大银幕,席卷了近9亿元票房,是近年来主旋律电影最为成功的例子之一。《战狼》在口碑与票房上取得双赢。这至少说明了如下两个问题:第一,主流价值观在广大观众中依旧是有市场的;第二,军事题材的电影在当代中国的文化语境中大有可为,弘扬中国梦、强军梦的文艺创作前途光明。《战狼》重新唤起人们对军事片的关注,唤起全社会对人民解放军的关注,使中国军人铁骨铮铮的形象走进观众视野,它带来的思考和启示显现在当下,更辐射向未来。

“在互联网这一社会传播常态之下,仅仅靠内容和形式优秀是不够的。在内容和形式之外还要加入两个要素:一是关系要素,二是场景要素。”业内专家认为,构建出“与我有关系”的场景,在主流宣传、主旋律的传播上更多地考虑关系要素、场景要素,就能打通主旋律电影与市场的关系。

进入信息社会,青年接受传播的渠道、方式正在发生显著改变。互联网技术的广泛深入应用改变了人们,特别是青年一代信息消费的方式和习惯。

2014年,中国互联网迎来“第三个10年”。逾6亿网民,5亿手机网民,中国成为新媒体用户第一大国。2014年下半年,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总队进行的一项专项调查显示,如今19岁以下青少年平均每天读报仅18分钟,听广播时间6分钟,看电视45分钟,接触网络、微信等新媒体时间则达到2至4小时。

因此军事文化宣传要更广泛更有力地占领思想阵地,必须从传统的“媒体中心”转移到“受众中心”观念上来,增强受众意识,研究受众特点,以满足受众需要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传播受众喜闻乐见的内容和信息,关切与回应他们的呼声、愿望和要求。

针对受众尤其是年轻一代在信息选择上不可避免地受社交网络舆论影响的特点,包括《真正男子汉》在内的电视热门综艺节目都专门设立独立的新媒体运营团队,不断地在微博、微信上发起话题、吸引注意。事实证明,这种网络互动,大大提升了节目影响力。军事宣传要提升效果和影响力,也要正视受众特别是青年受众接收信息方式方法的变化,创新形式方法,拓宽发声渠道,回应受众关切,提升受众参与感和关注热情。

尽管军事文化在人们心目中有较高的威望和良好的形象,但对于受众而言,媒介的形象好,并不等于受众就一定选择它,而主要是看媒介是否契合了受众的心理。

进入信息时代,过于宽泛或模糊的受众定位将导致传播的无效和资源的有形浪费;过于狭隘或固定的受众定位,则可能产生传播的盲区与资源的浪费。军事宣传更应强调受众靶向意识,提供“定制服务”。我们的国防是全民的国防,我们的官兵源于人民、服务人民。因此,军事宣传既要关注官兵需求,更要有意识地吸引群众;既要关注军营,更要联系社会,在军队与社会的联系中开掘潜在的受众群。围绕受众群体特征、社会环境等定制不同的传播形式与方法,让军事宣传不仅成为军事资讯展台、军队形象舞台,更成为国防教育讲台、受众服务平台。

提 要:留白是中国艺术作品创作中常用的一种手法。在新闻写作实践中,经常借鉴运用留白技巧以增强文章的感染力、吸引力。留白这一传统创作手法,不仅是一种写作技巧,更应成为一种行文理念。应以“笔尽而意不尽”的留白手法,给读者提供广阔自由的思考空间,以“情在辞外曰隐”的留白艺术,为读者唤起意涵丰富的情感共鸣,以“无画处亦妙境”的留白笔触,让读者收获情景饱满的审美体验。

南宋马远传世之作《寒江独钓图》,只画了漂浮于水面的一叶扁舟和一位独坐垂钓的渔翁,整幅画中没有一丝水,却让人感到烟波浩渺,满幅皆水。予人以想象之余地,如此以无胜有的留白艺术,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可谓“此处无物胜有物”。方寸之地亦显天地之宽。此画之深邃意境,正契合了晚唐诗人司空图在《诗品

留白,作为中国艺术作品创作中常用的一种手法,极具中国美学特征。我们在新闻写作实践中,同样经常借鉴运用留白技巧以增强文章的感染力、吸引力,特别是针对当前受众知识面广、理解力提升等时代特点,留白这一传统创作手法,具有更为凸显的时代意义,它不仅是一种写作技巧,更应成为一种行文理念。

著名科幻小说《三体》有一段关于佛教世界观的描述:“空不是无,空是一种存在,你得用空这种存在填满自己。”我们不妨联系新闻写作实践,说上一句自己的话:“空不是空”。事实上,文章留白所空出来的地方,并不是真正的空白、无用的省略,而往往是思想自由生发之地、灵气往来之处。读者充分调动自身的知识储备、价值判断等因素,涵泳其中、“填满自己”,达到“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效果。

然而,在一些新闻实践、特别是传统媒体的写作中,部分作者一方面仍习惯于“我说你听”“一言堂”式的灌输,将思想完全塞给读者,将一些“大道理”充塞文中,把思想的空间填满,结果行文密不透风、思维阻滞封闭;另一方面,还常常喜欢将文章所蕴涵的思想表露无遗,说得太明白、太完全,生怕读者读不懂、记不牢,结果反而弄巧成拙,减损了文章的可读性和思想容量,无法给人以启发,令人不想看、读不下去而束之高阁。

俗话说,话不能说得太满,写文章亦然。80年前,著名语言学家夏丏尊先生在《文章讲话》中就指出:“文字毕竟是力量有限的东西

与其对读者谆谆絮说,不如信任读者的理解力、想象力,让读者有发现的欢喜。”在新闻写作中,聪明的作者往往把自己所想表达的意义说得非常简略,或隐藏起来作留白处理,在全篇文章里不露一言半句,让读者自己去思索与领悟,从中受到启发、获取昭示,达到一篇文章看完,每一个读者都有自己的思想体会,即所谓“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越是高级的作品越是如此。

第26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通讯作品《马氏“兄弟”跨越二十年的诚信》,全文只有1300多字,从头到尾没有一句说教评述,作者只是陈述故事本身,但意义却很明白,读者从中能够充分感受到诚信的力量、人性的纯真,宣传效果不但并未减少,反而更为深切。因为这样一来,读者所获得的体会与领悟,是从言外自己思想生发得来的,带有发现的欢喜、思考的印证,与作者所明白谆谆提示的情形大相径庭。

诚如宗白华在《美学散步》所言:“空白处并非真空,乃灵气往来生命流动之处。”一篇好的作品,应留有充分的空间,给人以无限遐思、无限共鸣,供读者经过一种缅想、浸润的欣赏态度,去了解文章底下潜流的力量、涌动的智慧与澎湃的思潮,到达“笔尽而意不尽”的艺术境界。

冯小刚贺岁喜剧《甲方乙方》诙谐幽默,观众被逗得忍俊不禁、开怀大笑,结尾处主人公杨立新颓然走出镜头,葛优低沉的声音响起,“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这句话出现得很突然,却让人顿时平静下来,好像1997年的记忆又涌上来了,似有万语千言,却不知从何说起,此间多少情愫,尽在这戛然而止而又余味悠长的留白里。

凡德罗提出“少即是多()”的设计哲学,在处理手法上主张流动空间的新概念。这一独特理念与写作中的留白艺术异曲同工。留白之处,看似空灵,实则打开了一条通向内心的渠道,让万端思绪得以流动、衍生,让读者由此动情、抒情,从而触碰人心最柔软处。

《人民武警报》2月9日头条《“书生意气”韩国清》,记述了主人公韩国清10年军旅摸爬滚打的难忘经历,最后他以营长的身份重新回到刚入伍时的那一座老旧军营。此时此刻,韩国清心中作如何感慨、抒怎样情怀一字未提,作者只是描述了重回故地的情境,并以一句呼应开头的景物描写结束全文

“营房外,那一棵等了他许久的合欢树,正开满粉红色的小花,像刚刚点燃的一簇火。”这一簇火,不仅反映主人公燃起希望的当下心境,更呼应着初入军营的荏苒过往,也照亮了笃定前行的未来征途。过去,三个不同时空于此火光交汇,碰撞出强烈而丰富的情感体验,多少感喟,尽在这短短一句话里,回味悠长,这不失为“少即是多”的范例。

南宋文学家张戒在艺术风格上强调含蓄蕴藉,主张“其词婉,不迫不露”,而反对“情意失于太详”,这与中国传统所崇尚的中和、节制等特质不谋而合。张戒在《岁寒堂诗话》中引《文心雕龙

隐秀》佚文:“情在词外曰隐,状溢目前曰秀。”其隐秀关系,即借助外显的景物描写,含蓄地表达深刻丰富的人物情感与难以言传的心理感受,达到“符采复隐,精义坚深”的审美境界,一如古典诗文中李清照的“绿肥红瘦”、李煜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贺铸的“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梅子黄时雨。”无不风流蕴藉,无边的情思蕴含在风花雪月、只言片语当中,这也是留白艺术的应有之义。

“虚实相生”,源自中国传统哲学思想,也是中国古典文艺理论。在艺术创作中,虚实相互转化、相伴相生,所谓“虚者实之,实者虚之”。灵活运用留白笔触,能够让文章的情节、描写等元素更为饱满传神,“无画处皆成妙境”。

当今社会,互联网让人们的生活更加“碎片化”、注意力更加分散,阅读量也更加巨大,写作者能否主动过滤冗余信息,以最经济有效的方式获取读者注意,令文章引人入胜,显得尤为重要,留白技巧不可或缺。比如在采写人物通讯时,如果把一个人的眉毛、嘴巴等仔仔细细写全,是一件浪费笔墨、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事实上,就连名著《红楼梦》也犯过此类错误:“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眉如墨画,晴若秋波,虽怒时而似笑,即嗔视而有情。”这是描写贾宝玉面貌的句子,其中用了许多“如”“若”等比拟,且假想他嗔怒时的神态,可却显得琐碎杂乱,效果远远不如《史记》对项羽的描写“籍长八尺馀,才气过人”,关于面貌的话一概从略,寥寥几笔却神态俱出。江永红的新闻名作《李秋贵的“穷琢磨”》开头,与之相比也有异曲同工之妙:“,两手像锉刀。”留白,是一种艺术化的浓缩,技艺高超的作者只描绘一双传神的眼睛,就能让人透过这扇“窗子”看到一个心灵。

人物描写如此,事件叙述亦然。有许多事件,像体育竞赛、战争场面之类,表达效果反而完全,挂一漏万地写出来,事件本身反倒会有所欠缺,而且拖沓累赘。典型如古文《木兰辞》,战争当是题材中心部分,然而作者对于出征前的情形写得很周详,对于凯旋后的光景也写得很热闹,写战争的部分却只有“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六句,而真正和战事有关系的情境只有“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十个字,所表达的也只是一时的战场上的光景,并不是战争本身,但读者根据自己的认知水平和切身经历,在留白中凭借想象进行再创造,其战事之惨烈、战场之肃杀以及木兰征战沙场的情境,却得以完整地浮现在读者脑海。

文章留白,通常以经济的手腕,用“一笔带过”的方法,让读者在虚与实之间自发弥缝事件和事件间的窟洞,以获得饱满而丰富的审美体验。这颇似电影中“蒙太奇”的表现手法。第16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通讯作品《索玛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把关于场面、人与马的亲密等特写镜头的描写,像电影中一幕幕场景一样有机组合起来,闪现在受众面前,对受众的视觉、听觉有着强烈的冲击力和引人入胜的作用。这种结构形式,往往是多镜头组合,内容呈跳跃状,省略一切过程的叙述和不必要的交代,紧紧抓住事物最主要的特征和关键性环节,加以凸显和放大,使之产生连贯、联想等效果,从而成为一篇完整性、艺术性和可读性强的作品,这与留白的艺术手法,可谓一脉相承,殊途同归。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